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

同人文短蠢甜,无底坑,万年偷懒摸鱼,间歇性中二病反复发作,B站路人长期发放邀请码,SCP基金会Clef/Kondraki,刺客信条Ezio/Altair,07-ghost消魂/醒魂,EVA薰嗣,二次元谜叔/岚少,EVE星战前夜,跑团万年求带,克苏鲁的呼唤,万智牌,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中,三歌赛高^q^

【刺客信条】一日喵化完结!(EA)

反正有事就怪金苹果/Animus√【别信
我居然没有坑!!每天打几行的龟速写完的……在老妈眼皮底下摸个鱼真不容易_(:з)∠)_
结尾的比较仓促_(:з)∠)_果然坑还是一口气填完的好…可能会OOC?
做了少许改动,WIKI上说Altair是金色眼睛但我觉得看着不太像啊?

翡冷翠又迎来了一个清爽的早晨。
Ezio翻了个身,睡意渐渐消退。外面街上生气勃勃的喧哗声飘入窗口。习惯性地朝旁边摸了摸但摸了个空。
看来Altaïr已经起来了。Ezio扭头望向旁边,被窝果然是空的,意外的是Altaïr的枕头上蹲着只白猫,金色的眼睛正圆溜溜地望着他。
Ezio好玩地笑了。“哦Bella,你是从窗户进来的吗?”
白猫甩了甩尾巴望着他急切地喵喵着。Ezio坐起来,用手胡乱拢了拢栗色的头发,用红丝带束起,然后向白猫伸出手。白猫瞪了他一眼,弓起背对着他恼火地喵了一声。
“嘘,嘘,Bella别怕,没事的。”Ezio轻声哄着,成功地抚摸到了白猫的皮毛。白猫用金色的眼睛不满地瞪了他一眼,但还是任由Ezio把它抱起来。怀抱着白猫翻身下床,Ezio走出卧室。
这个时间叙利亚刺客本应该在软垫上冥想,但Ezio并没有在那里看到 Altaïr的身影。
“ Altaïr?Amore? ”
Ezio又抱着白猫转了一圈,住处空空荡荡, Altaïr的身影哪里都没有。
事情不太对劲。 Altaïr的袖剑和匕首小刀之类的装备依然保持着睡前的状态放在房间里,他能去哪里?
年轻刺客的心向下沉。白猫又在他怀里着急地喵着,Ezio心不在焉地给它顺了顺毛,回到卧室换到鹰眼寻找Altaïr的线索。鹰眼里的世界出乎意料地一片平静的灰色,只有Altaïr的枕头上有一片蓝光,再无其他线索。Ezio仔细研究了一下枕头,但除了几根白猫的猫毛和叙利亚刺客的头发之外什么也没找到。
凑过去嗅嗅嗅……Ezio感觉自己像个变态,而且也没什么线索。白猫在怀里踢蹬踢蹬,终于挣脱出来,跳到床头的柜子上绕着Altaïr的袖剑喵喵喵,然后盯着Ezio。 
被白猫金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,Ezio心头一动,把它抱起来仔细查看。白色的皮毛,这对金色眼睛越看越熟悉,嘴角似乎有一道疤
,左前爪还缺了一个趾……
……………不会吧…

Nothing is true. Everything is permitted.
在心中将刺客的信条默念三遍。
直到白猫开始用爪子在桌上写字,意大利刺客才终于开始接受身边的刺客大师已经变成一只猫的事实。Ezio忍不住把白猫举起来翻来覆去地摸耳朵摸尾巴捏爪子地看,直到Altaïr忍无可忍一爪子挠过去为止。
“好吧Amore我错了……不过你变成猫也很可爱真的!”
面对佛罗伦萨青年的痴汉脸,Altaïr猫弓起背怒喵一声,似乎有把他抓成花脸的趋势。
“好好别生气Bella,”Ezio举起手做投降状,“那我们还是先谈谈更要紧的事情好了……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?”
白猫想了想,然后摇了摇头。
“哦拜托,一定有原因的,你不可能无缘无故变成猫对吧?”
白猫点点头,然后微微眯起眼睛……可能是在回想昨天的事情吧。Ezio也跟着努力回想。昨天晚上……他在自己房间保养装备,Altaïr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知道在做什么,也许是看书?临睡觉前Altaïr去洗澡,然后Ezio就跟进浴室,然后……咳咳咳咳,不可能,Altaïr变成猫绝对不是因为Ezio,不然佛罗伦萨得有多少姑娘变成猫啊……
 白猫开始用爪子在面前画圈。Ezio盯了半天,终于恍然大悟:“苹果?你昨晚在书房是在研究苹果?”
白猫点点头。
“那么,你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吗?或许我们可以反过来把你恢复原状……”
白猫仔细想了想,然后摇摇头。Ezio不禁呻吟一声。“好吧,现在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苹果,可你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差错。( Altaïr点点头)所以我们要检查一下你昨晚的工作?(刺客猫点点头)”
好吧,看来今天的工作就是苹果了…
※※※※
Ezio不得不承认,尽管他能熟练运用金苹果,但在研究苹果这种事情上他真的不在行,Altaïr倒是很擅长发掘金苹果的力量。马西亚夫刺客大师的专注和定力都十分惊人,Altaïr可以一下午或者一晚上都坐在书房里专心研究苹果做笔记,不出一下房门,Ezio甚至一度担心Altaïr沉迷得太深被苹果蛊惑。
比起一下午坐在书房里瞪着一个神秘球体,Ezio更愿意在翡冷翠充满风情的屋顶和凉台之间自由奔跑。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,Ezio也喜欢窝在书房里看 Altaïr思考。恬静的沙沙书写声时不时地中断,然后就能看到叙利亚刺客专心思考的侧脸,金色的眼睛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虚空,羽毛笔的末端搔着略带胡渣的下颌,这样的景象Ezio不管看多少次也不会厌倦。
……然后事情通常以Ezio忍不住开始骚扰Altaïr ,然后被后者踢出书房告终。
“Amore,我不行了……”
Ezio推开苹果哀叹着倒在桌上,刺客白猫晃晃尾巴,罕见地叹了口气。这恼人的秘宝完全不接受一只猫的控制,而不管Ezio怎么试图将苹果用在Altaïr身上,他也没有变回人形。
继续让Altaïr 困在一只猫的身体里实在说不过去,但也许他们本来就不该期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苹果的秘密。扎着马尾的青年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拿过披风。“Bella,跟我出去换换脑子?”
白猫默不作声,轻盈地一跳爬上Ezio的肩头。Ezio披上披风,戴上兜帽,推开门走出住处。翡冷翠之鹰开始了今天例常的巡视,不同的是今天肩膀上多了只猫。  
“Dio Mio!你看到那个戴兜帽的男人了吗?”
“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驯服的猫。”
“或许他是个巫术师。“
…走了一段Ezio发觉今天要保持低调行动有点难。
Altaïr已经很努力地表现得像只猫了,但乖乖地坐在肩头跟人一起行动的猫再怎么看都不同寻常。 “” 我觉得我们一起去替人算命也是个值得考虑的副业,Bella。”Ezio在兜帽底下悄声对 Altaïr说道。  后者作为回应,默默弹出趾缝里的尖爪,对着Ezio肩甲的缝隙狠戳了一下。
“痛痛痛…太狠心了,我的美人。”
放有鸽笼的房子到了,Altaïr跳下来瞪了Ezio一眼,然后以一只猫的轻巧很快爬上了屋顶。Ezio攀上梯子也跟着爬上屋顶,然后打开鸽笼取下鸽子腿上的小纸卷,展开上面的密文。白猫跳到他肩膀上一起看着。
尽管刺客们夺取了金苹果,将了圣殿骑士一军,但这场自古以来的斗争远远未到平息的时候。鸽笼里除了兄弟会分部的联络,依然常常会有暗杀和情报方面的委托。恐怕直到世界末日,刺客和圣殿骑士之间的斗争也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“广场那边有个医生一直暗中帮圣殿骑士做毒杀的勾当。”Ezio看过之后小心地把纸条尽量撕成碎片,然后揉成不能复原的小纸团。“不过在处理掉他之前我们要问他点事情。”
Altaïr 在他肩膀上了然地喵了一声。他们在没有卫兵的房顶之间移动,两人…一人一猫很轻松地摸到了广场的边缘。在鹰之视野里果然能看到广场上灰色的众人之间,有一个金色的摆摊的人影。
但医生显然是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摊位的……要是周围有盗贼能引开目标就好了,Ezio环顾了一下附近的屋顶,但没看到盗贼的身影。这时白猫用爪子拍了他一下,示意他在这里等着,然后跳下屋顶。Ezio被白猫小爪子比划的样子萌出一脸血,差点没有会意……
白猫谨慎地在广场上穿行,避开走路不看脚下的粗心路人和路边的爱猫少女,从装落叶的推车和人群后面绕过去,终于从背面爬上了医生的摊子。蹲在桌面上观察了一下, Altaïr 小心地伸爪掀开医生的腰包,然后叼走里面的小钱袋。装满硬币的小钱包有点重,但对一只刺客大师猫来说不是问题。白猫把几个瓶瓶罐罐踢下去,然后大大方方地跳下桌。医生听到异响一回头,看见不远处一只白猫叼着自己的钱袋,藐视地回头望了自己一眼,然后拔腿就跑。
“Merda!”医生一摸自己的腰包,立刻叫骂着追了上去。“你这贼猫给我站住!!”
白猫一路狂奔,左拐右拐,时不时还停下来等后面那个紧追不舍的人类,最后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停下,把钱包丢在地上。
医生气喘吁吁地弯腰去捡,在抬头对上那双金色的猫眼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寒。
这是他在噩梦里见过的,看将死猎物的眼神。
Ezio踏进了巷子。
※※※
本以为今天会在研究金苹果中悠闲(?)度过,结果两个刺客还是度过了充实的一天。料理了医生,继续巡视的路上Ezio又同前来挑战赛跑的盗贼进行了一番比试,毫无悬念地Ezio胜出。比起这个更值得一提的是 Altaïr 在屋顶上原地等Ezio回来的期间揍翻了两只想来捍卫地盘的野猫……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的Ezio本想帮忙,奈何完全插不下手,最后还因为笑的太厉害被白猫挠了一顿。
回住处的路上还捉了一个小偷,收缴了他今天的所有营业额,真是美好的一天啊。
此刻 Altaïr 正站在浴缸边上纠结地望着下面(对猫来说)深不见底的水。在外面摸打滚爬了一天,白猫早就一身灰了,但是他肯定不可能就这么跳进去游泳……
这时一双(对猫来说的)大手把白猫抱起来,Ezio跨进浴缸,然后把白猫放进水里。
“喵!!!!!!”
“冷静!冷静Amore!”被四爪乱扑的白猫泼了一脸水,Ezio哭笑不得,“我不会让你在浴缸里淹死的!”
在浴缸里淹死这种听起来死蠢的说法收到了效果, Altaïr 勉强镇定下来。白猫浑身湿透,金色的猫眼圆溜溜地瞪着Ezio。Ezio不由觉得很好玩地捋了捋他滴着水珠的猫须,差点被白猫挠了,于是Ezio作势要松手,然后又被泼了一脸水……
意大利青年抹掉脸上的水,认命地放弃调戏 Altaïr 的想法,把手里那团湿透的白毛抱到胸口认真搓洗。骄傲的刺客大师对于被当成宠物对待一直都非常不爽,但Ezio搓毛+按摩的手法实在很不错,温度刚好的热水也具有某种魔力。白猫眯着眼睛趴在Ezio胸口,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。Ezio趁机大胆地把它翻过来揉肚皮……调戏失败。这点热水还不足以麻痹 Altaïr,白猫翻身怒喵一声,挠了Ezio一爪子。
Ezio随即抽了口气。白猫凑到他胸口,猫的舌头温暖潮湿而粗糙,仔细地舔舐着微微渗血的抓痕,刮擦得胸口敏感的皮肤起了一阵战栗,疼痛和麻痒沿着伤口蔓延成奇异的快感。Ezio咽了口唾沫,突然觉得有点渴。
他抱住白猫…然后发现自己再禽兽也不能把一只猫怎么样。 Altaïr当然一眼看穿他的窘境,白猫嘲笑地喵了一声,跳上浴缸边缘甩掉身上的水跑开了。
“Altaïr—— ”Ezio在他后面发出哀怨的声音,“你太绝情了!”
※※※
翡冷翠的阳光又一次晃进窗口。
Ezio懒洋洋地睁开眼睛,身边是刚起床的叙利亚刺客。
“早安,Ezio。”Altaïr正在穿刺客袍,他看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。“早安Amore…”昨天的事情开始涌入脑海,Ezio慢慢爬起来,不禁疑心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非常荒诞的长梦。
…然后他看见自己身上的抓痕和枕头上的猫毛。记得昨晚Altaïr喵就是在枕头上蜷成一团入睡的,这不是一个梦。Ezio露出微妙的笑容望向Altaïr,后者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,咳嗽一声别过脸。“你该起床了Novice。”
“Altair,Amore,”Ezio不怀好意地凑过去,“昨天的你真是太可爱了,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……嗷!”
Altair干脆地给了他一记肘锤堵住了后面的话。“够了你这个天杀的对猫有想法的死变态。”  
The End.

评论 ( 1 )
热度 ( 80 )

© 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