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

同人文短蠢甜,无底坑,万年偷懒摸鱼,间歇性中二病反复发作,B站路人长期发放邀请码,SCP基金会Clef/Kondraki,刺客信条Ezio/Altair,07-ghost消魂/醒魂,EVA薰嗣,二次元谜叔/岚少,EVE星战前夜,跑团万年求带,克苏鲁的呼唤,万智牌,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中,三歌赛高^q^

【授权翻译】A piece of paradise(Yusuf&Ezio,刀片注意)


授权如图,我不生产小刀片我只是搬运工……起意翻译这篇是因为文字的优美触动我心,我尽量在翻译里传达原文的那种优美出来,但不知道成功了没有……_(:з」∠)_信达雅是什么可以吃嘛……

想看原文的同学戳源地址:

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7963020/1/A-Piece-of-Paradise

本文一切内容归原作者IanPhilippe所有,我只是个随手翻译的。

A Piece of Paradise

by IanPhilippe

Rated: T

Published: Mar 28, 2012

Warnings: 无望的爱,角色死亡,启示录轻微剧透

作者注: 这是我试图接受(cope with)Yusuf之死的作品。因为像他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得不到一个更好的结局,至少也值得为一个更好的理由而死。

...

Yusuf知道他只是做梦。每一夜,他上床时都祈祷能够重温旧梦——有时实现了,有时没有。他第二天醒来时犹记得Ezio尝起来的味道,他的触感,他的头发凌乱,双眼被Yusuf愿意给予的一切欢愉重重遮蔽。但这梦在他醒来时只留下喉咙深处渴求的余韵,和两腿间胀痛的渴望。

Yusuf也明白Ezio并不是这样的。他全神贯注于手头的所有任务,而当他允许自己开小差休息时,他的心便探向了某个卖书的意大利姑娘。Yusuf明白的:他曾经亲自去看过那个姑娘,以确定她是配得上Ezio的。她充满魅力,聪明伶俐,饱读诗书,而Yusuf奇怪地有点失落:他找不出她的任何不是,也许这就是让他艰难的地方。Ezio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女性,而Yusuf祝他幸福…尽管并非发自真心。Yusuf的内心深处被一层厚厚的、黏稠的阴暗的渴望深深覆盖着。但Ezio对与Yusuf在毯子间来一场肉搏(tussle)毫无兴趣,换成其他男性刺客也一样,也许换成女性刺客也是徒劳的。

而Yusuf爱着他了,从他第一眼望见这名为Ezio Auditore的不加拘束的纯粹的力量的时候。

他对Ezio的计划一无所知。Ezio是一股力量,无法被拘束或是控制,而且他很少把自己的发现和盘托出。即使他的善意也带着某种疏离,即使是他和Yusuf还有其他高阶刺客一起坐下来抽烟的时候,即使是他充满魅力谈笑风生的时候,Yusuf也能在他的眼里看见阴影,某种沉甸甸地栖息在他肩头的东西,某种他无法与人分担的东西。Yusuf想象着如果Ezio允许他靠近,近到足以分担他的重担,那会是什么感觉。他带着穿刺般的痛苦明白这不可能发生,但无论如何,一个刺客总保有幻想的权利吧。

于是Yusuf梦想着,在他的清醒时和睡梦间,他的渴望几乎要变成实体,从未从他的心中完全驱散。Ezio入侵了Yusuf的身体和心灵,他不可能逃得开。

Yusuf也没真正去尝试过。

Ezio拥有那种无声的、疏离的影响力,能让所有人竭尽全力去讨他欢心。Yusuf也不能幸免:他调笑着,他开着玩笑,但不论Ezio要求什么,Ezio都能如愿。Yusuf很确定这个意大利人不清楚自己的力量,至少他是不自觉的:他推进他的指令只靠单纯的一瞥,或者带疤痕的嘴唇勾起的弧度。这对Yusuf来说就足够了。他常常疑惑他是不是被蛊惑了,是否用那带着浓重意大利腔的、粗糙优美的声音说出的Ezio的名字令Yusuf恍神,以至于有幸窥得Ezio的一抹笑容就足以使这个土耳其刺客死心塌地。

如果真是如此,Yusuf也不会去寻求解脱的。

这样就足够了;能见到那个笑容,轻松地交谈几句,互相开开玩笑,然后各走各路,去杀掉那些该杀的,去暗中探查,去审问,去跟踪。Yusuf做的很习惯:他很久之前就已经长大了,他知道他们正在争取什么。但为了自由,为了平等,为了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战总是个挺抽象的理想,像幅美丽的挂毯高悬在他们头顶,可望而不可即。

而Ezio就是那个理想,一个行走着的,呼吸着的理想,令Yusuf仅仅站在这个意大利人身旁,就因感受到世界的无比壮美而在前所未有的激动中颤抖。Ezio就是化作人形的一整个世界,有着一切的力与美,一切的日落和冰雹,还有漫长的、血腥的战争之后,难能可贵的宁静。Ezio赋予一切意义,Ezio就是那个能为之而战,为之而…死的人。

从他17岁第一次踏进刺客之塔开始,Yusuf就已经准备好为理想而死了。他愿为他们的理想,为了兄弟姐妹,为了君士坦丁堡,为了世界而死。

他从未想过这会令他幸福,直到他愿为Ezio Auditore而死。

当Ezio请他守护Sofia Sartor的时候,Yusuf本该感觉苦涩的。但他感到荣幸,因为Ezio愿以他紧锁的心扉去信任他,即使那开门的钥匙掌握在别人手里,而Yusuf永远无缘得入。Ezio信任他,让他守护他最珍视的东西,并非作为兄弟会的大导师,而是以Ezio Auditore,一个男人的身份,而Yusuf当然愿意服从。

小书店的地板上四散着肢体残破的尸体,崩断的刀刃。血流成河,金属铮然相互撞击,而Yusuf只能想到别让Ezio失望。

在被击中之前他就感受到刀刃在逼近,但为时已晚。他能感觉到它穿透他的肺,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剧痛而变得僵硬,但依然设法在倒在长凳上之前又杀死了两个士兵。Sofia的绿裙子在Yusuf朦胧的眼前一闪而过,她的尖叫声在他的耳中回响,混杂着古老的、古老的书本被扯散在地板上的声音。房间里有谁在笑,然后就只剩下一片妖异的寂静。

Yusuf知道他只是做梦。Ezio在远方,为什么能够拯救世界的东西而搜寻、战斗着。不过这反正是个梦,能让Yusuf听到Ezio的声音,他的脚步声,他的呼吸声,他的臂铠轻柔地碰着他的护甲的叮咚声。Yusuf看不见了,尽管他感觉他的眼睛依然张着;他只能感受,而要是他做得到的话,他肯定会微笑的:Ezio靠近了,轻轻地在Yusuf身边蹲下,Ezio感觉如此的温暖,如此的真实。Ezio嗅起来有大海的味道、有狂热的决心的气息,还有Yusuf永远无缘的土地的气味。Yusuf也想告诉他Sofia被带走了他很抱歉,但他说不出话了,肌肉不再听使唤。

Yusuf知道他只是做梦。但做着Ezio的臂膀环绕着他的梦踏上最后的、前往未知的旅程的话,应该会去个好地方吧。
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5 )

© 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