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

同人文短蠢甜,无底坑,万年偷懒摸鱼,间歇性中二病反复发作,B站路人长期发放邀请码,SCP基金会Clef/Kondraki,刺客信条Ezio/Altair,07-ghost消魂/醒魂,EVA薰嗣,二次元谜叔/岚少,EVE星战前夜,跑团万年求带,克苏鲁的呼唤,万智牌,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中,三歌赛高^q^

【AC】宿醉(1)(Edward/Arno,现代AU)

现代AU,目前没有肉但后面可能有肉渣……所以还是建议18+吧……不满18的请在其他18+观众陪同下观看【喂

OOC应该会有,毕竟我还没碰过AC4和ACU,请不要打我_(:з」∠)_

酒后乱性有,请未成年人不要效仿,不要喝酒【。】

英法撕逼不需要理由XD

=======正文======

Edward醒来的时候,感觉头痛的要炸裂。

F***,昨晚绝对喝高了。金发男人按着头呻吟一声,就算现在有人拿着斧头把他的脑袋劈开也不会比这更糟。脑子像泡在泥浆里运转不动,嗓子也干得要冒烟。

他得先弄杯水。

Edward慢慢坐起来,突然感觉身边有人动了一下。宿醉中的男人茫然地转头,看到身边躺着一丝不挂、浑身狼藉的Arno。

这死法国佬皮肤真白啊——等等Arno Dorian????

Edward瞬间吓醒了。

只有现在他才注意到这乱七八糟的房间:无疑是他租住的那间狭小的公寓,地上、床头杂七杂八地丢着属于他的和不属于他的衣物——包括Arno那件标志性的深蓝色外套,一个角压在Edward的裤子下面。床头揉成一团的底裤是Edward的,床边地上Arno的衬衫盖着一只鞋子,另外一只Edward的鞋子已经飞到了房间另一个角落。其他衣物他真是不想一一数了,耶稣基督啊,他们昨晚到底有多狂野……

这时候Arno发出模糊的呻吟声动了动。

——不不等等不是现在!!至少给他点翻窗逃走的时间!!!

……然后Edward想起自己现在还是一丝不挂。

黑发的法国青年睁开眼睛,睡眼朦胧地盯着陌生的天花板,也许拜宿醉所赐,他现在脑子里也是一锅粥。

——然后他看到Edward的那一刻明显清醒了。Arno猛地一下坐起来,然后因为太剧烈的动作猛地抽了一口气。他低头看看自己散布着欢爱痕迹的身体,再看看旁边唯一可能的罪魁祸首。

两人一时陷入了沉默。

换在平时Edward肯定要吐槽Arno又板着一张刘青云脸,但是在今天这个凝固的气氛里他觉得就算下一秒被Arno捅死都不奇怪……他得说点什么打破僵局的话。如果是Ezio也许能做到,但Edward真是一个字都想不出来,最后还是Arno先开口了。

“……给我让开。”

两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,Edward靠外,Arno靠里。Edward发誓Arno绝对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的。他赶紧跳下床让开,Arno一言不发地下床,捡起地上属于他的衣物。Edward看着他的背影,注意到他大腿间干掉的【哔——】的痕迹,不禁吞了下口水。

——卧槽他为啥要对着一个臭男人的背影吞口水啊!!


“喂,Edward?”Aiden不愧是手机成瘾青年,电话打过去他几乎是秒接。

“Aiden?昨晚是你送我和Arno回来的吗?”

Arno捡起所有衣服之后径直进了浴室,接着里面传来淋浴的水声,Edward趁机到外屋打电话给Aiden。他必须搞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他的记忆一团乱麻,只好求助于昨晚把他们弄回来的Aiden。

“是啊,怎么了?你和Arno闹不愉快了?”

“…………也算吧。”根本就是肉搏。“我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“昨晚我们在Desmond那里喝酒你记得吧?”

“这个我当然记得。”

“然后你和Arno开始拼酒。”

“我有印象,最后谁赢了?”

“没比完。Desmond坚持酒吧要打烊了不能让你们在那里醉的不省人事。酒钱你们一人摊一半。”

Edward发出一声呻吟。“让我喝倒他我就不用给钱了!”

“Daniel和Clay赌五块钱你赢,不过我和Desmond赌的是Arno。”Aiden似乎也对没完成的比试有点遗憾。“因为我是唯一开车的人所以是我送你们回来的。”

“那为什么Arno会在我家?”

“因为你们喝醉了亲热得像失散多年的兄弟。”

“……”Edward脑补了自己和Arno亲热地勾肩搭背的情景,不禁一阵恶寒。

“我拍了你们勾肩搭背的纪念照马上发给你——”

“——谁要看和那个混蛋法国自大狂的纪念照片啊!!”

“Desmond,Clay,Shaun,Ezio,Altaïr,Rebecca,Daniel,Leonardo……”Aiden毫不费力地报出一串名字。

“…………你这个处男我恨你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会心一击,Aiden沉默了一下,“你等着我去发个twitter。”

“……Aiden我错了你真是个天使。”

“……和处男有区别吗。”Aiden很罕见地听起来有点脱力。“昨晚的事情我就知道这些,接下来的只有你和Arno知道了。”

“这样足够了,谢谢你Aiden。再见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挂掉电话,Edward真想撞墙。问过Aiden之后,他基本上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了。他和Arno一起开开心心回了公寓,一边鬼扯了一些他完全不想想起来的话……具体到底扯了什么导致悲剧的发生他已经忘了,只记得最后Arno揪着他的领子眯着眼睛挑衅他“谁怕谁放马过来不做不是男人”之类的。

—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怎么可能在气势上输给这混蛋!

(TBC)


…………其实下面应该有肉的,讲述两人昨晚滚床单的故事XD

但是我其实是人生第一次炖肉特别卡,加上对着电脑炖肉的时候被舍友发现了幸好我关窗口关得快!我吓萎了所以炖肉成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……【躺

我需要小伙伴的帮助……我的计划是争攻受小小打一架最后德华成功推倒法棍,但是到底怎么打啊OTL!

看在我突破自我炖人生第一锅肉的份上请有想法的小伙伴帮助我QAQ!!!只要这个问题解决我马上把下面的故事接上!!

说起来EdwardXArno也是EA呢!EA大法好!

大家圣诞快乐!

评论 ( 17 )
热度 ( 28 )

© 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