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

同人文短蠢甜,无底坑,万年偷懒摸鱼,间歇性中二病反复发作,B站路人长期发放邀请码,SCP基金会Clef/Kondraki,刺客信条Ezio/Altair,07-ghost消魂/醒魂,EVA薰嗣,二次元谜叔/岚少,EVE星战前夜,跑团万年求带,克苏鲁的呼唤,万智牌,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中,三歌赛高^q^

【AC】Nightmare(段子合集)

★恶搞向,作者有病

★总共四个段子

★会扯一下飞面神教XD


【1】

“我们只能帮你到这里了Des!”Rebecca拍拍他肩膀,“去打败魔王拯救世界吧!”

“早点回来不然晚饭不等你。”Shaun把消防水管塞给他。

Desmond顶着一头黑线提着消防水管往飘舞的白色幔帐深处走去,七拐八拐,最后终于在中庭干涸的喷泉旁边找到了大魔王。

“……你们居然连消防水管这种神器都拿出来了。”看到他手里的水管Altaïr的脸色变得很差。

Desmond咳嗽一下,举起消防水管对准Altaïr。“魔、魔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“有。其实我是你父亲。你是我和Ezio生的。”

Desmond在脑内比对了一下三人的脸。

Desmond吓醒了。

好、好有说服力??


【2】

Arno揉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。

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。他听见厨房传来烤面包机叮的响声,烤面包的香味、咖啡的香气、还有煎培根的味道混合在空气中:早餐在召唤他了。

他打着哈欠走出房门来到餐厅。咖啡机咕噜噜地煮着咖啡,厨房里有煎东西的滋滋声,而站在厨房里的是——

Arno突然站住了。

“早安,Arno。早饭马上就好。”

高挑的姑娘穿着家居服系着围裙,一手端着煎锅对他说道。她的皮肤偏深色,披着黑褐色的头发,取一绺在脸颊边编了条辫子。

——应、应该是Connor没错可是这个性别???

“Arno?你不舒服吗?脸色好差。”Connor愣了一下,放下煎锅过来摸摸Arno的额头。但看着挨近的她Arno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停旋转:

好大起码是D杯吧D杯吧不不不也许有E罩杯E罩杯E罩杯!

“Con,Connor,我…”Arno艰难地开口然后被自己的声音吓到了。

他…不,是她战战兢兢地低头,看到自己印着小兔图案的睡衣领口里,自己的一对(明显不能和Connor比的)胸。

Arno吓醒了。

……严格来说这不算噩梦?


【3】

他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鬼地方的?

Altaïr谨慎地往上挪了挪,但这块小礁石上已经没有更高的点可以让他容身了。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海,海浪像要吞掉他一样冲击着这块小礁石。

……祈祷海潮最高的时候不要漫过这里吧。

“Amore mio~”(我亲爱的)

说这风骚的意大利语的只会是一个人。Altaïr转头,看到Ezio趴在礁石边上愉快地望着他,下半身浸在海水里,后面有条巨大的鱼尾拍啊拍。

“来和我游泳吧Altaïr~”

“不行。”断然拒绝。

“亲爱的你看这海水多好……”“绝不。”

Ezio带着那种甜蜜的烦恼叹了口气,爬上礁石。天啊果然是条人鱼,Altaïr在心底呻吟一声往旁边让了让。

然后他听见Ezio用愉快的声音说:

“那我发挥种族天赋给你唱首歌吧——”

“不等等千万别唱!!!”

Altaïr吓醒了。

神啊这真是个噩梦。


【4】

★提示:不知道“飞天面条神教”的请戳维基百科 http://zh.m.wikipedia.org/wiki/%E9%A3%9E%E5%A4%A9%E9%9D%A2%E6%9D%A1%E7%A5%9E%E6%95%99 花个一两分钟看一下,因为作者有病打算玩玩飞面神教梗XD

★如果维基打不开请戳百度百科的“飞天面条神教”词条也行

★要知道海盗可是飞面神的选民!我不捉弄德华捉弄谁啊233!


“海盗先生请等一下!!”

Edward目瞪口呆地望着沙滩上向他飞奔而来的一男一女。

Ezio和邵君?他们在这里干什么?

“失,失礼了,Signore(先生),在如今这个时代能见到真正的海盗实在令人欣喜。”Ezio鞠了一躬,“我是意大利面流派的Ezio Auditore da Firenze。”

——WTH!意大利面流派是什么!!

“我是来自大中华区分舵四川担担面宗的邵君。”黑发姑娘也跟着行礼,“很高兴见到你,面神的选民。”

——你们不要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么奇怪的台词啊!!

但开口时Edward发现自己说的是:

“Edward James Kenway,信仰飞面的海盗。欢迎来到海盗们隐居的地方!”

——这羞耻的台词是怎么回事还有飞面是什么鬼啊!!! 
 “那么传说是真的了。”Ezio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“我们是来传达警告的,圣殿骑士正在搜寻你们的隐居地,他们要摧毁飞天面条神信徒的聚居地,把世界统一在他们的甜不辣信仰下。” 

——为什么要和一坨面条的信徒过不去啊!!

“恐怕我们的警告到的太晚了。”邵君眺望海平线,神色凝重。他们一同望向海天交界处,看到那里出现了许多黑点。

“船长你的望远镜。”

Edward已经懒得吐槽闪现的阿德瓦莱了…他接过望远镜望向天边,黑点果然是许多大船,悬挂着铁十字的旗帜向他们驶来。背景是蓝天碧海,一朵发光的云……发光的云里伸出来一条触手???

——不那不是触手。Edward反应过来了。

那是飞天面条神的一根面条般的神圣的附肢,上面挂着的也许是番茄酱汁,也许是其他什么见鬼的调味汁。随着面条附肢伸出来的是一团相互交缠的、难以名状的——

Edward吓醒了。

妈的幸好只是个噩梦!!


目前就四个段子……以后如果攒了新的也许会更续集吧?总之我去填坑了……啊坑坑相报何时了,往事知多少【够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45 )

© 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