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

同人文短蠢甜,无底坑,万年偷懒摸鱼,间歇性中二病反复发作,B站路人长期发放邀请码,SCP基金会Clef/Kondraki,刺客信条Ezio/Altair,07-ghost消魂/醒魂,EVA薰嗣,二次元谜叔/岚少,EVE星战前夜,跑团万年求带,克苏鲁的呼唤,万智牌,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中,三歌赛高^q^

【AC】Eagle's Path(1-2)(旅法师AU的EAE线)

(这是之前我那个旅法师AU的脑洞的一部分,回顾请戳这里


【1】

Ezio终于又一次站在了Masyaf的群山间。

如今已是开春时分了。上次来时的冰雪早已消融,空荡荡的鹰巢如今四处是繁茂的荒草。深冬时冷峻的山岭如今也覆盖着葱郁的绿意。站在这里,Ezio可以感受到这篇土地上丰沛的法术力:山脉深处、深埋地下的红色和黑色法术力,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绿色,散布在河流和大气中的蓝色,还有平原之上闪耀的白色;五种颜色的法术力自然地交织在一起,构成一种不懂法术的人无法理解的美丽。

这里不愧是他那精于此道的导师的故乡。

有那么一刻Ezio心里期待着也许下一秒Altair就会出现,刚好是从他在多重世界的旅途中回来,正准备将他的发现整理成笔记存进Masyaf之下的图书馆。虽然Ezio四处收集钥匙的努力会变成白费,但能找到Altair本人的话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事情当然不可能这么容易。Ezio抖掉这些无用的念头,沿着斜坡向城塞走去。

Yusuf提出过和他一同过来,但被他回绝了。理论上他远比Yusuf年长,但实际共处时他们常常忘记这一点。Ezio仍是Ezio,他看起来同三十多年前与Altair告别时并无两样。作为一个旅法师他的时间不再依赖于他栖身的世界,时间之流仿佛从他身边绕行奔流而去。

但Ezio依旧感觉到了时间沉重的分量,不是从自己,而是从周围的人身上。三十多年前当Ezio还是一个一心复仇的刺客学徒的时候,他并不明白Altair所说的作为一个旅法师究竟意味着什么。几百几千年听起来太遥远,而家乡意大利等着他去做的事情太多了。Altair离开意大利之后他又用了三十年的时光和宿敌战斗,重建刺客兄弟会,夺回金苹果妥善保管。

而某一天他突然惊觉La Volpe在屋瓦间奔跑的脚步已经不似当年那么迅捷,而Ezio还记得他当年第一次追赶狡狐的时候几乎被他甩掉。妹妹Claudia依然美丽,但已经从窈窕少女变成了端庄的妇人。Leonardo老了不少,偶尔看着他的眼神会有点复杂,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时间的河流,以及他所爱、所珍惜的一切都在前行,只有他成了被遗落下的那个。这么多年来他的角色一直是身负重任的刺客导师,他几乎忘了他同时也是个旅法师:他的灵魂里和Altair一样燃烧着旅法师的火花,是被难以捉摸的命运选中、得以穿越世界之间的混沌的人。他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,如今他需要的答案不在这个世界,而在世界之外。

“如果有一天你作为旅法师有什么困惑的话可以来找我。”

三十多年前告别时,Altair对他这样说。

“我在多重世界里旅行了约两百年,很多问题都没找到答案,但我会尽我所能回答你。”

此刻Ezio站在图书馆门前,依然清晰地记得他的导师所说的每一个字。

“Masyaf下面的图书馆里有我全部的笔记,钥匙我交给土耳其的刺客组织保管了。我会在到过的每一个世界的刺客据点留下消息。”

Ezio将钥匙嵌进石门上,转到正确的位置。厚重的石门后面传来机关咬合启动的声音。

“愿你心宁平安,Ezio。”

石门升起,Altair的图书馆对他打开了大门。


【2】

“——Ezio。”

年轻的刺客学徒挫败地咋舌,乖乖从窗户现身爬了进来。“Si(是),不过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你的靴子在外墙上蹭出声音了。而且会做这种无聊事情的只有你。”Altair在书桌前抬头,“那么你是来练习潜行的?”

“当然不是。虽然我的确想出现得更戏剧性一点。”Ezio不无遗憾地说着,抽出爬墙时顺手插在腰带里的一束野花,插在Altair床头的花瓶里。

导师金色的眼睛困惑地望着他。“我以为你只会送花给姑娘。”

“通常是的,但是老天啊,你的房间实在太单调了!”Ezio说着指了指Altair的房间。刺客大师的房间简朴得近乎不近人情:除了房间原本自带的一点装饰陈设之外,就只有生活必需和他的装备、笔记、书等等。“我觉的有束花会好一些,你不打算再放点别的?”

“谢谢。要是你一直在做时空旅行的话,你也不会想要什么多余的陈设的。”

“哦拜托,你又不是明天就走。我想你暂时不打算离开吧?”

“一两年之内不会。”

Ezio愉快地松了口气。他的导师Altaïr大多数时候是个无趣的男人(对此Altaïr只是说Ezio太闹了),但他身上有种莫名的沉稳笃定让Ezio着迷。Ezio从未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见过这种仿佛在沉默中燃烧的信念:他直觉Altair在寻找什么很重要的东西,但不是实体,也许是一个答案,一个真相之类的。甚至Altair自己也不确定会不会有结果,但他还是要去做。

Ezio想知道的事情很多,几乎是关于Altaïr的一切:他是如何觉醒火花的,他为什么成为刺客,他为什么在多重世界中旅行。

他应该会有充裕的时间从他师傅那里磨出答案。

嘲讽的是,如今看过钥匙里的记忆之后Ezio比任何时候都更了解Altair,这却是在他们已经几十年没见面、Altair不知去了哪个世界的情况下。

如果命运这种东西有人格的话,一定是个性格很差恶趣味注孤生的家伙。Ezio腹诽着靠着书架坐下来翻开了Altair的笔记。

【……占卜的方法古已有之。法师们自古便用水镜、陀螺、冥想等方法预测未来。矛盾的是瞥视未来的故事总有两种结局:一种是当事人听从预言逃脱了厄运,一种是逃离命运的努力终归徒劳。】

【我曾经以金苹果透视未来。Abbas将会使刺客组织分裂,因此我驱逐了他。但这并没有阻止悲剧的如约到来。是否Masyaf刺客的动乱早已命中注定,我只是像迷失在沙漠中的旅人一样,每条路都注定把我带回起点?】

【未来是什么?一切偶然的总和?占卜的过程究竟是扰动了未来,还是占卜这个行为本身就是命运的一环?窥探未来的我们,当真以一介凡俗之身穷尽了所有的可能性,导出了脚下这条命运之途指向的终点吗?】

【关于命运我所思越多,便越发恐惧。在这个疑问解决之前,我不应再贸然尝试占卜。】

Ezio放下Altair的笔记本叹了口气,活动一下僵硬的颈肩。虽然Altair早已把加密的秘钥告诉他了,但把加密过的笔记变回明文还是件很辛苦的工作。原文是阿拉伯语写的,Altair在书面用语上又很讲究,最要命的是Ezio恶补的阿拉伯语现在还只有半桶水的程度。

老天啊他这辈子都没做过这么可怕的阅读练习!最早写出语言教材的旅法师应该被载入史册永远歌颂!

要完全解读这本笔记一两天肯定不够用。Ezio漫不经心地哗哗翻着后面的书页,打算给Altair留个字条把笔记借走。

一页图画从书页的残影间掠过,Ezio愣了一下,一页页翻回去。

那是随意地画在一页笔记背面的小肖像,也许是刺客大师在思考的时候,像个开小差的学生一样顺手画在这页纸上的。笔记的主人用古朴的简笔勾勒出人物的线条,画的并不专业但很传神。

重要的是,上面画的是Ezio。无疑是学徒时代,还没有目睹过蒙特利吉欧尼的陷落和其他男男女女的死亡、还没有和这个世界的时间脱节的他,身着他的第一套刺客袍,有着和Altair一样伤疤的唇角带笑地微微上扬。

Ezio盯着自己的画像发了会呆,最后小心地收起了笔记本。

“Altaïr啊。”他笑着叹了口气。

(TBC)


下面是作者自我吐槽时间:

啊啊啊啊啊啊啊写出来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货不对板啊教练!!大过预告片和实物的差距100倍啊!!这零零碎碎的东西是什么鬼!!!在出场之前都只能活在Ezio的回忆中的二太爷吗!!这还是二稿!!这样下去又要重写了说不定还会坑掉啊啊啊啊【抱头】写了EA线还要写Connor线!!说不定还要写邵君线!!然后如果没有Desmond线把这些总合起来的话就没有意义了BWAAAAAH!!!让我先去死一死!!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20 )
  1. Liebe喵了个咪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某风揉着柴犬的脸说 | Powered by LOFTER